□晨報記者 王亦菲
  “這孩子,白白胖胖的多可愛啊,怎麼捨得扔了呀!”昨日,晨報《轎車窗戶沒關,后座竟多了名男嬰》報道引起廣泛關註,不少好心人前往中山醫院青浦分院看望孩子。
  記者從醫院方面獲悉,男嬰身體總體健康,但有先天性隱睾症,但該病並不難治,只需動個小手術即可痊愈。
  目前警方正全力尋找男嬰家人。
  男嬰父母遲遲未現身
  上周日12點多,市民王先生開車來到青浦奧特萊斯購物,將車停到佳康路上的室外停車場後,沒有留意到后座完全打開的窗戶,就徑直走進了商場。大約2個半小時後,王先生返回車內,突然聽到駕駛室后座傳來窸窸窣窣地聲音,回頭一看,嚇了一跳。“一個活生生的嬰兒被裝在紙袋子里,就放在後排座位上。”王先生趕緊撥打了110。
  昨天下午,記者又來到奧特萊斯停車場。保安告訴記者:“因為這裡是臨時停車場,探頭比較少,事發地點正好是監控盲區。”記者從青浦警方獲悉,目前暫時沒有發現有價值的線索,男嬰父母也遲遲未現身。按照正規程序,如果男嬰家人始終不來認領,在經過治療後,男嬰將被轉交給民政部門,並送福利院。
  男嬰長得結實見誰都笑
  昨天下午,記者在中山醫院青浦分院新生兒病房內見到了被遺棄的男嬰,剛滿7個月的他睡得很香。
  “這麼可愛的小孩,怎麼捨得丟掉!人家養狗養貓都有感情呢,何況這麼個小生命!”護工阿姨一邊輕拍著男嬰的背一邊說。阿姨說,男嬰沒有名字,大家都叫他寶寶。“剛來的那天晚上,可能是想家裡人,整夜哭鬧,基本都沒睡。”儘管寶寶剛滿7個月,但長得很結實,“已經22斤了,你看這腿,多粗壯。”也許是被記者與阿姨的談話聲吵醒了,寶寶翻了個身,小粗腿一蹬,蹭地爬了起來,圓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看著記者,伸出小手想抓記者手裡的相機。
  “這孩子不怕生,見誰都笑。”正像阿姨說的,寶寶衝著陌生的記者咯咯直笑。
  “可討人喜歡了,這些玩具、奶粉、尿布、推車都是派出所的警官、護士、好心人送來的。”阿姨指著角落裡堆滿各種嬰兒用品的推車說,寶寶剛被送到醫院時連個奶瓶都沒有。“孩子是吃母乳的,一開始奶瓶不肯吃,餓了一天終於吃了。”
  看到晨報報道後,市民朱阿姨昨天下午特意來到醫院看望寶寶,“這孩子這麼漂亮,父母怎麼捨得扔掉!”臨走時,朱阿姨掏出100元,“給孩子買點吃的用的。希望這孩子的父母能及時醒悟。再有困難,孩子總是親生的!”
  來到病房不到兩天,這個可愛活潑的男嬰已成了兒科病房的小寵兒。醫生、護士和隔壁小病友的家長們,都會時不時地來看看他,抱抱他。趙巷派出所的民警也每天來看他,給他帶來衣服和玩具,陪他玩一會兒。“我自己也有一個和他差不多大的寶寶,今天過來看看,帶了點秋天的衣物,怕孩子換季著涼了。”趙巷派出所民警蘆丹說。
  有先天性疾病但可治愈
  記者從醫院方面獲悉,寶寶身體狀況總體良好,暫未發現重大疾病,但有一處先天性遺傳疾病,雙側陰溝沒有睾丸,可能是隱睾症,今天做了超聲波檢查。這個需要外科進一步明確。中山醫院青浦分院兒科副主任醫師趙輝說,院方在進一步檢查後,會制定治療方案。
  “在我們醫生看來,隱睾症其實並非重症,只需要做個小手術就能好,男嬰的父母可能不清楚,以為小孩得了重症,所以遺棄了他。”男嬰的主管護師周文紅告訴記者。記者從院方獲悉,6月份至今他們已經接收到3名棄嬰,絕大多數棄嬰都是因健康問題而被父母拋棄的,其中一部分是腦癱兒。
  律師:如情節惡劣將構成遺棄罪
  上海紐邁律師事務所律師方正宇表示,男嬰父母的行為已涉及違法,如情節嚴重將構成遺棄罪。“遺棄罪除了遺棄孩子本身這個行為外,還要看情節是否惡劣。”方正宇說,情節是否惡劣很大程度上是要看遺棄孩子的時間、地點。“如果遺棄地點是很難發現的荒郊野嶺,有可能對被遺棄的孩子造成傷害後果,這個可能會被定為遺棄罪。如果是被放在很容易發現的地點,它就不能構成犯罪,僅是一個違法行為。”
  方正宇認為,遺棄男嬰的舉動首先構成了違法,根據《治安管理處罰法》,最低處罰是警告。“從目前男嬰被棄地點看,還屬於人流較多的地方,並且未對男嬰人身構成威脅。但遺棄者將男嬰放在不特定的車輛上,而且不能保證司機一定會發現孩子。如果孩子在車輛移動過程中受到傷害,導致嚴重後果的,可能就會構成遺棄罪,最高可判罰五年以下。”
  如果遺棄者主動來尋找孩子,是否還需要承擔法律責任?方正宇解釋:“如果父母主動或被動來領孩子都不會改變他們已經違法的行為。但主動來領,說明父母可能還是一時衝動。如果連尋找的舉動都沒有,就是徹底放棄了這個孩子,連藉口也沒有了,那麼情節惡劣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原標題:棄嬰有先天性疾病,但不難治愈)
創作者介紹

Break

cl14clflc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