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悅尚未褪去,悲傷就已經掛滿面頰。羅本跑到看臺安慰他兒子,兒子又是那樣傷心地哭倒在媽媽的懷裡,瞬間,足球化為世間最高貴的聖果,感天動地,天人共鳴。
  我是想到了荷蘭人要輸掉這場比賽的,很多事早有定數,這倒不是重申“在江湖上混,早晚是要還的”這句話的遠瞻性,而在於凡事有度,過度必自斃。羅本演得太早,如果他把演戲的獨門絕技放在後邊的比賽中,或許還會登上更高一級的舞臺。範加爾呢,假如他收一收,把對哥斯達黎加的最後一秒神奇,留在對阿根廷的比賽中,很可能就是創造荷蘭足球歷史的那個偉大人物。風流要還風流債,風流總被風吹雨打去,荷蘭人用血打造的黃金一代,被小羅本哭得心都碎了。人無心則無魂,記住這傷心的一幕,小羅本能夠率領下一個黃金一代舉起世界杯嗎?
  傷感總是難免的,一代代人的離去,如同歷史一頁一頁地被翻過,所有的故事終將是要隨著趨黃的紙張而塵封於世。這個時候給我們最大的安慰是歷史不會被人遺忘,當小羅本在多少年之後奪得大力神杯的時候,他的眼前一定是這一天老爸離開聖保羅競技場的那個有點彎曲的背影。這就是激勵,德國人一直記憶著12年前被巴西人打敗的那段歷史,“12”是他們必須用血肉之軀粉碎的惡夢,這就是義無反顧。阿根廷人把24年的恥辱看成是“吃屎去了”,主教練把所有的隊員講得淚水橫流,“24”是他們必須以死強渡的大西洋。
  巴西世界杯到現在為止給我最大的感受是,技術已經不是足球場上唯一的王者。意志品質,革命的鬥志,必勝的信念,甚至是民族的榮耀,國家的形象,都在激勵著隊員勇往直前。巴西隊沒有明顯的技術和戰術上的缺陷,他們缺的是在沒有內馬爾和席爾瓦之後的那種“為兄弟們報仇”的血性。荷蘭隊踢得總是讓人充滿希望,又總是讓人提心吊膽,他們內心的那麼一絲陰暗,關鍵時刻每每作祟,已經伸手可以摸到裙子了,卻又讓裙子隨風飄去。
  有技術又有拼勁的阿根廷碰上有點技術又渾身都是拼勁的德國人,是本屆世界杯的最好選擇,只有他們才配得上最好的一屆世界杯的評語。火星撞月球,地球人都知道肯定是火光四濺,隕石滿天飛。當然,德阿兩隊的經典故事發生在八年前,德國人憑著手裡的一張小紙條,猜中了阿根廷人踢出的七個點球中的四個。本次交手兩隊又會演繹出什麼流芳百世的故事,是重覆歷史還是創造歷史,值得期待。我想,阿根廷的優勢在梅西,至於德國,我懷疑他們的槍里還有沒有子彈,拼刺刀在現代化戰爭中是難有用武之地的。
  而那張飛了八年的紙條,這回又會攥在誰的手裡呢?
  本稿件所含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  (原標題:有一張紙條在飛)
創作者介紹

Break

cl14clflc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