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營全省走透透 「你何不搭帳篷露營去?」 同事阿良計劃於暑假帶全家出遊,問我哪兒好玩。依我的喜好只要去露營,那裡都好玩,單看你帶著什麼心情出門。 「我小孩還小不方便啦!」阿良說。 據我所知,他的兩個孩子分別是小五,與小三。 「不瞞你說,我們第一次野外露營時,我女兒才兩歲。」 說到我自己露營的源頭,就屬訂做禮服學生時代跟隨姐夫與他那夥喜歡露營的員工培養出來的。那時,只要一塊大大的雨篷,在河邊一張,地上隨便雜草一鋪,就是最佳的場地了。 等到結婚生子,剛買帳篷之初,多也參與他們外出野營。當時最常去的是貢寮的溪澗或河床。兒子與女兒就是那時開始感受戶外過夜的樂趣。當然,有一票堂兄弟姐妹一塊兒玩耍打鬧更讓他們愛上濾桶露營。 漸漸的,我們膽子大了以後,即選擇單飛,玩遍台灣各地,東部更是我們的最愛。從此一家四口年年的春假,或暑假,必定整裝出發。從宜蘭的武荖坑,太魯閣的綠水,花東海岸的磯崎、石梯坪、杉原,花東縱谷的池上、富里,棲蘭附近蘭陽溪河床,武陵農場,福壽山農場,清靜農場,日月潭月芽灣,甚至於遠至墾丁,在在都留節能燈具有我們的足跡。 比起呆在家裡睡舒舒服服的床舖,與打開冰箱有唾手可得的佳餚,野外露營;如果不與那些喜歡把所有家當一起帶出來的人比較的話,僅就躺在好不容易才搭起來而薄薄墊子下尚有凹凸不平碎石的帳篷內,與得找水源清洗、滔米、生火煮沸了才有得吃的菜飯,露營對無法體會個中滋味的人來說,勿寧說是一項煎熬與考驗酒店經紀。但對喜歡野趣的朋友來說,其味道也正藏於其中。 其一是絕地逢生的喜悅。 旅遊趕路是常有的事。想像一下,當奔波了一天,四周漸暗的近晚時分,領著一家人,還不知晚上能睡哪裡;有點漂泊,有點流浪天涯不知未來的蒼茫感,既懊惱一直沒找著搭帳篷地方,又期盼下一分鐘就能找到適當位置的矛盾心理,總令人難以忘懷。 我們酒店工作最常遇到的是太陽下山,天黑了還在四處找落腳處。記得有一回在花東,路經台東池上還沒找到紮營地,四周已伸手不見五指了,不得已之下前去扣池上國小的大門,友善的值班老人允許我們借住一宿。他打開貴賓室,內有水槽、餐桌與舒服的沙發,好不令人感動。又有一次去花蓮富里,摸黑走在鄉間小路,左顧右盼數里路就是沒有找酒店打工到可搭帳篷的場地,就在失望至極的瞬間,轉個彎,忽然一座狀似曬穀場的水泥地出現在眼前,中間還搭了個大草篷子。全家人喜出望外,如獲至寶。其高興指數,筆墨難書。因此到現在我們一直深信「天無絕人之路」的說法呢! 當然,並不是每次都如此順利。 記得另一回走北橫,原以為路邊隨便都可找到地方。但等過了明池一路盼酒店兼職到棲蘭,不是離路太近,怕遭過路陌生人冀覦,就是離路太遠太荒涼,不敢貿然紮營。等過了棲蘭,找得到水源的只有離馬路下十餘公尺深的蘭陽溪河床,更慘的是連下河床的路都不知道在哪裡。數度希望落空後,我有點慌。最後好不容易找到下河的小路,管不了下頭河床長得什麼模樣,隨便覓就一塊沙地就紮起營來。 對第四空間「兄燒烤弟」特別敏感的我,當晚睡得很不順利,惡夢連連。不得已半夜三更爬出帳篷在幾乎伸手不見五指的夜空下,四處搜括漂流木與枯枝,點起營火,且對著漆黑的河床默禱數次,之後才得以安然入睡。 露營旅遊,有苦有甘,常交迭而來,使人無法預期。 也因為有此不確定感瀰漫在參與的每一份子身上,又沒有誰能置身事外。所以,運用烤肉食材得妙的話可凝聚家人間的向心力與拉近感情。 當然,分派每個人工作,體會分工合作與同舟共濟等等看似高調,但又必須在了無痕跡的學習過程才能收潛移默化之效的這些好處,多得不勝枚舉。 2011 0713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烤肉YAHOO!

創作者介紹

Break

cl14clflc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